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翼生活 >Google 的窘境,坚持自身平台还是选择开放的道路? >

Google 的窘境,坚持自身平台还是选择开放的道路?

作者:  发布: 2020-06-07 分类: W翼生活 阅读: 714次 

Google 的窘境,坚持自身平台还是选择开放的道路?

Google 是一个大型的机器学习引擎,已经积累了十几年的数据。Google 所要做的工作就是把这个基础的引擎做好,蒐集到数据并把它们呈现出来。网页搜寻只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表现形式,Google 的搜寻广告、Gmail 和地图等业务也是在这个基础上所做的业务延伸。

近几年,Google 集中了大量计算机和数据科学家,在研究所需基础设施上投入巨资,利用源源不断的新数据做一些创新的工作,并开发出的一系列实验性的产品。这些尝试也都是在验证其是否符合 Google 的发展方向。

Google 就像是一条鲨鱼一样,在遇到一个新机遇的时候,要亲自咬一口、试一下,看看是不是符合自己的胃口,如果是就继续走下去,否则就吐出来,放弃它。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失败的项目:比如电台广告,本应是个好机会,但是挖掘数据的难度太大;比如 Google Health,涉及到太多利益相关方,众口难调合,也没有成功;比如社群领域的 Google Plus, Google 有着入门所需要的技术,但缺乏更有效的手段将其发展壮大;比如 Google Reader,产品不错,不过发展前景太小。

但在不断的试验中,也涌现出来一批非常适合 Google 核心技术的项目:比如 Google 地图,乍看地图跟网页搜寻、PageRank 没什幺关係,但是在其发表十年后的今天,在行动化的浪潮中,地图产品的想像空间无疑是巨大的。Google 正在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也是同理,这个项目看起来和搜寻没什幺关係,但实际上却利用到 Google 特有的优势——数据和机器智慧(至少 Google 是这幺认为的)。

Android 也是 Google 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起初,Android 只是一个入口,让人们能够使用到 Google 服务,它的存在主要为了实现两个目的:一是避免微软、苹果等第三方系统把 Google 服务排除在外;二是进一步刺激全球网民数量的增长。

现在,Android 在这两个目标上都取得了巨大成功:Android 发表前,全球只有 15 亿网民,多是一些家境殷实,使用电脑上网的人群;短短几年间,网路已经覆盖到了四、五十亿普通智慧手机用户。而在手机市佔率方面,虽然苹果佔据了前 15-20% 的高阶市场,但是 Google 抢佔了剩下的大部分市场,而且很多 iOS 用户也使用 Google 服务。

App 模式切断 Google 的数据来源

随着时间的推移,Google 可以利用 Android 收集更多的数据。当你在 Android 手机上登入 Google 帐号时,你的手机就能知道你什幺时间在哪里搜寻了什幺,什幺时候打开了 Google App;也知道其他人在什幺地方搜寻过同样的内容以及他们随后做了什幺(Google 现在规範 Android 的 UI、限制第三方开发的 Android 版本就是为了确保自己对这些数据把控)。在计算机界有句名言:「不要让计算机询问该做什幺,让它自己找出解决方案。」智慧手机的各种感应器和新功能大大提高了 Google 自动寻找解决方案的能力。所以说,Android 在手机和呈现数据方面对 Google 大有脾益。

不过,新的问题也随之产生:智慧手机的普及建立起新的 App 生态系统,切断了 Google 与很多数据的联繫。

过去,我们上网基本上只能透过网页。在这种互动模式下,Google 可以抓取网页内容,提供连结索引并透过出售广告位盈利。但是现在,App 模式切断了 Google 的数据来源,各种 App 中讯息是不透明的,Google 无法抓取数据。比如用户不能透过 Google 搜寻到点评应用软体 Yelp 中的数据了,用户在行动端使用这些数据的需求是非常强烈的,而 Google 却没法满足他们。

这种割裂也是为什幺 Google(还有 Facebook)追求深度连结(deep links)的原因,可能也是 Google 把 Chrome OS 当作其备用行动平台的原因。Google 在这里面临矛盾就是:作为一个服务提供者,它是应该尽力把内容保留在网页端还是应该接受智慧手机所带来的新模式。

实际上,拥有一个以 App 为基础的行动操作使得 Google 面临着更大的矛盾。Google 做新产品时,应该为活跃度更高的 iOS 先开发应用吗?Google 要为亚马逊 Kindle Fire 这样第三方深度定製的系统开发应用吗?这些平台一旦积累了足够多的用户难道不会削弱 Google 对 Android 的控制吗?

在这个问题上,Google 内不同部门的产品经理肯定也会有不同的想法:地图部门 PM 想要在 iOS 和 Kindle 等各个平台上都保持良好的体验,但是那些想要保持 Google 对 Android 控制的人就不这幺认为。有着不同诉求的产品经理之间的矛盾如何调和?

这是一个经典的「战略税」(strategy tax)的问题。当一个产品的功能和公司整体战略矛盾时,你是抛弃这个功能(为公司的战略交「战略税」),还是调整公司的战略呢?历史上很多大公司遇到过这个矛盾,微软旗下 Office 的 Mac 版本和苹果 iTunes 的 Windows 版理论上对公司的核心产品都有损害,但从整体战略来看,为对手平台开发的这两款产品也都是正确的选择。Google 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就是搞清楚哪些产品机会有限,哪些是符合整体的战略。

这个问题使我想起了几年前法国学者 Pierre Bayard 出版的一本书,书名叫作《如何谈论一本你没有读过的书》(How to talk about books you haven’t read)。在他看来,有没有读过一本书并不是了解书中内容的关键,如果对比一本 20 年前读过且一知半解的书,和一本你没读过但是最近看过 3 篇书评的作品,你会发现实际上你对后者了解更多。书分很多种,有些你读过且完全理解的,有些你读了但只能记住一部分的,还有一些书你根本不记得自己读过或者只了解主旨大意。读过一本书和了解一本书并不必然相关。

用户不只是中产阶级

同理,Google 对平台的控制和对数据的获取并不是必然相关的。假设有两个人,一个用着 Google「官方」出品的 Android 手机 Nexus,登入了 Google 帐号的人,Google 可以「完全地」获取这个终端设备数据,但他却住在偏僻的郊区,开车只去单位和个别商店,从不使用 Google Calendar,每个月只打开一次地图,每週只收几封 Gmail 邮件。而另一个人是住在大城市 20 多岁的年轻人,使用 iPhone,没有登入任何 Google 帐户,但是他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间有好几个小时,经常使用 Google 地图(可能是嵌入在其他应用程式里的),经常使用搜寻。那幺问题来了,Google 更希望找到那种用户呢?

再来假设一个场景,一个缅甸农村地区的农民花 30 美元买了个 Android 手机,只能付得起每月 50M 的流量费,那幺 Google 能为这些用户提供多大的价值?或者反过来问一个俗套的问题,这些用户有多大的广告价值?为这些用户提供服务难道会比为 Apple Watch 开发 Google Now 应用还重要吗?

现在的网路环境已经不再是一个文字搜寻框、一个网页连结索引这幺单一了,用户也不单单是中产阶级家庭了。用户是多种多样的,设备类型也有成千上万。因此,Google 不应该把不同终端的业务、不同通路的数据分开来看,而应该形成一个统一的战略。

IE 曾是微软王牌产品,在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一直佔据着统治地位,但微软只认自己的 Windows 平台,最终导致了产品的没落。如果 Google 在开发新产品时也一定要固守自家的产品和通路,可能也会重蹈微软的覆辙,固步自封只会错过各种新的机遇。Google 所要坚持的还是「搜寻」,沿着这个方向不断开疆扩土,至于为哪个系统做开发、PageRank 如何,都是次要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站长推荐
D800 vs 5D Mark III 感光表现抢先睇!
D8GTOBilsterBergEdtion定装亮相!操控性能大幅进化!
D90正式上市, Kit 价 43900
D928长相是日本脸的台湾手机 宅男告白!
DACIADuster高级版,NISSANTerrano预告8月20日于印度亮相
DACIALoganMCV正式于西欧市场发售!
DACIALoganPickUp休闲皮卡法兰克福车展首发
DACIALoganPickup法兰克福首发平价商旅货卡
DACIALoganVan正式在法国市场发售!
DACIALoganVan达成年销百万的临门一脚…
最近发表